• 400-995-3011

Industry News

行业新闻

科学论证壳寡糖如何调节免疫

发布时间:2020/3/19 13:49:43 浏览次数:533次 字号:  【关闭】


导读:本文详细介绍壳寡糖调节人体免疫的功能。大量文献实验结果证实壳寡糖通过肠胃吸收进入人体内后,作用于免疫系统的三大组成部分免疫器官、免疫细胞、细胞因子,并实现其提高人体免疫力的功能。


壳寡糖功能之调节免疫


壳寡糖是壳聚糖的降解产物,分子量小,全溶于水,80%以上为人体吸收。其独特的碱性基团,糖链结构,在体内发挥着重要生物活性——调节免疫,有“人体免疫卫士”的赞誉。


什么是免疫?

免疫是指机体免疫系统识别自身与异己物质,并通过免疫应答排除抗原性异物,以维持机体生理平衡的功能。简单的说,免疫就是避免外来的细菌、病毒等病原体的入侵,清理自身损伤或病变的组织细胞,通过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来实现,包括免疫防御、免疫耐受、免疫调节、免疫监视四大功能。



免疫系统的组成包括:

1、免疫器官:骨髓、胸腺、淋巴结等。

2、免疫细胞:吞噬细胞、淋巴细胞(B细胞,T细胞)、中性粒细胞、NK 细胞、LAK细胞等。

3、细胞因子:白细胞介素、干扰素、生长因子、肿瘤坏死因子等。


如果人体免疫力低下,病原体大肆入侵,损伤或癌变细胞无法清除,导致人就很容易生病。那么,导致人体免疫力低下的原因是什么呢?多国医学家证实,人体免疫力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细胞表层的糖类结构受损,细胞间信息传递低效,细胞就无法应对病原物的入侵、自身细胞病变做出准确的基因表达,进而免疫细胞活性下降,免疫系统无法监控并阻碍外来病原菌的入侵,无法及时清理体内衰老或病变的细胞,最终导致疾病发生。美国哈弗大学医学博士包格尔曾说:人体80%疾病与免疫功能的退化和失调有关,80%的死亡都与免疫力崩溃和终结有关。


壳寡糖如何调节免疫?


壳寡糖的免疫调节作用在于:
一、壳寡糖作用于免疫器官。


罗晓庆、官杰等[1]等通过测定壳寡糖对荷瘤小鼠脾脏、胸腺指数的影响,结果显示,壳寡糖高浓度组(1.5%)能大幅度地增加荷瘤小鼠脾脏和胸腺重量,提示壳寡糖对免疫器官无损害作用,能够减除肿瘤对宿主免疫器官的损害和抑制作用,且能提高宿主的免疫功能。另外,蔡文娣等[2]研究认为,不同剂量的COS均能增加小鼠的脾脏和胸腺指数,高剂量组(500mg/L)与对照组相比差异显著。由此可见,通过增强机体的免疫器官功能是壳寡糖抗肿瘤作用的一个重要机制。


二、壳寡糖作用于免疫细胞。


1.对巨噬细胞的作用:

巨噬细胞是一种位于组织内的白血球,源自单核细胞,在脊椎动物体内参与非特异性防卫和特异性防卫。其主要功能是以固定细胞或游离细胞的形式对细胞残片及病原体进行噬菌作用,并激活淋巴球或其他免疫细胞,令其对病原体作出反应。最近,来自意大利的科学家Alberto Mantovani 等,在《Journal of Experiment Medicine》称,巨噬细胞将是癌症治疗的最终方向。曹秀明等[3]提出COS能显著提高小鼠腹腔巨噬细胞吞噬能力。张沛、陈列欢等[4]研究表明,COS 10-100ug/mL均能显著提高巨噬细胞吞噬能力,其中浓度为20ug/mL时作用效果最佳。

2.对T淋巴细胞的作用:

T淋巴细胞,又叫胸腺依赖性细胞,是由胸腺内的淋巴干细胞分化而成,是淋巴细胞中数量最多,占淋巴细胞总数的75%-80%,功能最复杂的一类细胞。细胞免疫是T细胞产生的免疫应答,效应形式主要有:与靶细胞特异性结合,如病毒和宿主细胞内增生的细菌感染破坏靶细胞膜,可直接杀伤靶细胞促进在细胞内将微生物破坏或溶解;另一种是释放淋巴因子,最终使免疫效应扩大和增强。COS对荷瘤小鼠的T细胞增殖有促进作用[5]。窦江丽等[6]发现将 120mg/kg 的壳寡糖作用于小鼠能明显增强伴刀豆球蛋白(ConA)诱导的T淋巴细胞增殖的能力。Tokro和Suzuki等[7]研究发现壳寡糖还能够增强T细胞表面IL-2受体的表达,而这又加速了T细胞成熟而释IL-2,IL-2与相应的受体结合后,进一步加速了静息T细胞分化成熟为效应的T细胞。王中和等[8]用壳寡糖口服液对临床患者进行辅助治疗,结果发现T淋巴细胞的数量显著上升。

3.对B淋巴细胞的作用:

B淋巴细胞,又叫骨髓依赖性细胞,B淋巴细胞是淋巴干细胞在鸟类法氏囊和哺乳类动物的骨髓中分化成熟而来,成熟的B淋巴细胞主要定居于淋巴结皮质浅层的淋巴小结和脾脏的红髓和白髓的淋巴小结内。B淋巴细胞是体内唯一能产生抗体的细胞,可通过不同的抗体来发挥其体液免疫的功能。Wu[9]等的研究发现聚合度(DP)为1-6的壳寡糖能显著增加血清IgG和IgM的含量,从而显示壳寡糖能增强小鼠体液免疫功能。Badovinac等[10]研究发现不同剂量的 COS均可提高小鼠血清溶血素(HC50),且剂量越高,作用效果越显著,促进其特异性体液免疫功能。

4.对中性粒细胞的作用:

中性粒细胞是人体和哺乳动物抵御外来微生物入侵的第一道防线,在外周血粒细胞中数量最多,在先天性免疫中也具有重要作用,是机体抗细菌和真菌的主要免疫细胞,能快速被激活并迁移到炎症部位发挥作用。但是若过度激活,大量细胞因子释放导致组织和器官严重损伤,而抑制中性粒细胞过度激活有利于保护机体免受过度激活时的损伤。窦江丽等[6]研究壳寡糖对静息的中性粒细胞和用豆蔻酰佛波醇乙脂(PMA)刺激过活的中性粒细胞作对比,发现壳寡糖可提高静息状态下中性粒细胞的活性,使之产生一系列下游的信号因子用以激发免疫应答反应。而对于PMA刺激过活的中性粒细胞,壳寡糖则起到负调控的作用,减少因释放过多细胞因子所引发的细胞损伤。


三、壳寡糖作用于细胞因子。


细胞因子是指主要由淋巴细胞、单核细胞或巨噬细胞和非淋巴细胞、非单核-巨噬细胞分泌的,能调节细胞功能的小分子多肽或糖蛋白。吴海明[11]等研究壳寡糖对巨噬细胞相关细胞因子的影响,显示壳寡糖能促进巨噬细胞分泌IL-1β、TNF-α和IL-18等细胞因子,而这些细胞因子又可以反馈激活巨噬细胞和NK细胞,形成网络状的反馈调节关系,从而极大地增强机体的免疫功能。Kim[12]等研究发现,平均年龄约80岁的老年志愿者在八周的试验中,每人口服壳寡糖,约5.1g/天,结果显示试验组人群血清中IL-12和IFN-α水平较对照组显著升高。这表明在老年人群中,口服壳寡糖有利于提高人体的特异性细胞免疫功能。


【最终结论】

总之,壳寡糖进入人体后,形成阳离子团,与人体细胞有亲和性,能够通过细胞免疫、体液免疫和非特异免疫等多条途径全面提高人体免疫力。同时,壳寡糖可直接作用于人体中枢免疫器官造血干细胞,使免疫细胞在分化过程中数量增加,质量提高,从根本上调节人体的免疫功能。

[1] 罗晓庆,官杰,等.壳寡糖对荷瘤鼠免疫功能的影响.齐齐哈尔学报 2006 年 第 27 卷

17 期.

[2] 蔡文娣, 初金鑫, 韩宝芹, 等. 壳寡糖对正常小鼠免疫功能的影响[J]. 中国海洋药物,

2010, 29(4): 42-44.

[3] 曹秀明, 徐海娇, 尚明, 等. 壳寡糖抗肿瘤和免疫调节作用的实验研究[J]. 哈尔滨商

业大学学报, 2006, 22(4): 8-10.

[4]张沛, 韩宝芹, 陈列欢, 等. 用酶解法制备壳寡糖及其对机体免疫功能的调节作用[J].

中国免疫学杂志, 2013, 29(2): 191-196.

[5] 朱婉萍. 壳寡糖抗肿瘤免疫效应研究[D]. 杭州: 浙江大学,2003.

[6] Dou Jiang-li, Tan Cheng-yu, Bai Xue-fang, et al. Effects of oligichitosan

on the immuno regulation in mouse [J]. Chin J Marine Pharmaceutic, 2005, 24:

33-35.

[7] Tokro A, Suzuki K, Mikami T, et al. Growth inhibitory effect of hexa-N-

acetylchitohexaose and chitohexaose against Meth-A solid tumor [J].Chem Pham

Bull, 1998, 36(2): 784.

[8] Wang Zhong-he, Lu Shun-juan, Hu Hai-sheng, et al. The effects of

low-molecular-weight chitooligosaccharides on immune function of patients with

cancer by radiotherapy [J]. J Capital Univ (Med Sci),1997, 18(1): 80.

[9] Wu GJ, Tsai GJ. Cellulase degradation of shrimp chitosan for the

preparation of a water-soluble hydrolysate with immunoactivity [J].Fisheries

Sci, 2004, 70(6): 1113-1120.

[10] Badovinac V, Trajkovic V, Mostarica S M. Nitric oxide promotes growth and

major histocompatibility complex-unrestricted cytotox⁃icity of interleukin-2-

activated lymphocytes[J]. Scand J Immunol, 2000, 52(1): 62-70.

[11] Wu Hai-ming, Hua Xiao-yang, He Deng-quan. Mechanism of anti-tumor and

immune regulation of oligochitosan [J]. J Chin Med Res,2005, 5(8): 729-731.

[12] Kim HM, Hong SH, Yoo SJ, et al. Differential effects of

Chitooligosaccharides on serum cytokine levels in aged subjects [J]. J Med Food,

2006, 9(3): 427-430.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壳寡糖的前世今生

【返回列表】